<em id='fUPPH2wtA'><legend id='fUPPH2wtA'></legend></em><th id='fUPPH2wtA'></th> <font id='fUPPH2wtA'></font>

    

    • 
         
         
      
          
        
              
          <optgroup id='fUPPH2wtA'><blockquote id='fUPPH2wtA'><code id='fUPPH2wtA'></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fUPPH2wtA'></span><span id='fUPPH2wtA'></span> <code id='fUPPH2wtA'></code>
            
                 
                
                  • 
                         
                    • <kbd id='fUPPH2wtA'><ol id='fUPPH2wtA'></ol><button id='fUPPH2wtA'></button><legend id='fUPPH2wtA'></legend></kbd>
                      
                         
                         
                    • <sub id='fUPPH2wtA'><dl id='fUPPH2wtA'><u id='fUPPH2wtA'></u></dl><strong id='fUPPH2wtA'></strong></sub>

                      呼和浩

                      2019-09-21 20:36:12 来源: 中国政府网
                      【字体: 打印

                      呼和浩庭院深深深几许,阵阵微风凉如水。想要做一个属于夏天的人,陪着清风抚摸着繁花,伴着流水行走在浮云上,随着夏蝉的歌声在梦中邂逅一个悠闲的午后。摘取一朵红花放在枕边,让青葱的岁月踏进我的梦里,约一段温柔的时间,把心中的烦恼渐渐淡忘,才能体味夏天的清凉;截取一段夏天放在心上,让美好的夏季写入我的文章,戴上草帽沐浴阳光,浣花洗叶,浇竹滤树,花树和着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神清气爽。把窗户推开吧,别吝啬自己的温度,让夏的笑容开满整个房间,浅浅的,带着清凉,深深的,带着狂热,日子在夏的熏陶中也有了花的香。

                      曾经沧桑,难为水容;流水落花,潺潺溪流。夏天已去,暑热溜去;定格画面,历历在目;可如今之秋,虽说叶落知秋,黄昏暂伴,飘零落叶,捋一叶于手,仔细看看,瞧瞧左右,纹理清晰,把红尘客栈,如烟熏去,再不回头。

                      她虽不能像辛弃疾,拼死进谏,亦不能像岳飞,血战沙场。万千柔肠怎一个愁字了得?一个女子,便为天下担负了所有的愁,尝遍了百转千回的愁滋味。

                      维维和男友相恋了四年,从青葱校园,到混沌社会,那份爱的坚持让维维觉着即使身处困境亦是信心满满。然而时间在变化,人也在变化。看见男友那越来越不愿上进的模样,维维总是在心中问自己,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吗?

                      上学的路上,也会捉到几只,拿着玩。一次捉到一只雄知了,会叫,拿在手上,轻轻一捏,就会扑哧几下翅膀,然后叫个不停。上课的时候,我捏了捏它,叫了,可想而知,影响到上课,被老师批评了。

                      在江南的绿色里,心有些醉了,慢慢地睡着了。梦里的田野也是绿的,而且是不冷清的,有人劳作,有人歇脚,有大人的呵斥,有孩子的打闹。

                      巷的风,淡入了画,巷的梦,写入了诗,轻轻走过,悄悄看过,无意瞥一眼惊鸿的颜色,随着巷口的老猫湮没在无声中,爱这巷,爱这楼阁,爱这轻缓的脚步,落在石板上的踢踏,喜欢看你的身影随我远去,目光牵着你的笑,飞洒的柳絮勾勒你的轮廓,在茫茫烟波中,你留下残红染了梅花,在渺渺云雾中,野鹤衔走你的身影,只在巷中。

                      四年前,仍旧想去看沿海湛蓝的天,想去吹湿咸的海风,想去看不灭的霓虹。于是我跟家里人说毕业之后一定不会留在本省,一定要去沿海那些经济发达的地区,去看去闯,去奋斗出自己的一片天地。那时候豪情壮志,那时候逸兴遄飞,那时候欲上九天揽明月,欲下沧海捉鲲鹏。于是一年前毕业我到了广东。

                      呼和浩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外云卷云舒。是啊,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切,尽在不言中!

                      忙忙碌碌半月有余,不曾写一个字。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写文章了。并不是不写,只是没有空闲。也不是没有空闲,只是没有那样可以一口气写完一篇文章的时间。当然,深夜是有时间的,但我实在是懒,那时候只想着睡觉了,根本不想提笔写一个字。

                      看看老公吞云吐雾完毕,叫声老公进军电视塔。老公执意要走水泥路,我随老公走了几步后,硬拉着他从山上的一条小路走。紧跟其后的还有那位恩人和他的同伴。小路开始并不陡,但走了一会儿还是热汗微蒸。老公找了个石头又坐下了,恩人望着老公别歇,越歇越累!我也叫老公快走,补充了一点水份后,我们便又向上走。人往高处走,体力总是有损耗,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两瓶矿泉水已下肚。

                      此行的目的地是山峰顶一块傲兀而出的巨石,脚力又乏,此时距那巨石已不过百米。浅草如茵,山顶风盛,那巨石就倨傲的耸立在那儿。登上巨石,整个小镇一览无余,车似掌大,人如豆丁。我瘫坐其上,听山风猎猎,近日心中滋生的种种负面情绪似有退势,恰远处飘来了几朵浓云遮住了烈阳,心似乎也陷入阴影,它们又爬上了心头。昔日我曾与一友登临此石,那时正是少狂,我们于此高谈阔论,不知世事难艰。

                      五月伊始,广州已然高达30度,走在路上放眼望去,满目彩色飘逸的裙摆,最美的季节便是夏季了。我在昏沉沉的午睡中醒来,满头大汗,眼神呆滞的望了眼空调,正在运转着,但没有达到让人舒睡的温度,我又打开了电风扇。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