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jxkz9Mszu'><legend id='jxkz9Mszu'></legend></em><th id='jxkz9Mszu'></th> <font id='jxkz9Mszu'></font>

    

    • 
         
         
      
          
        
              
          <optgroup id='jxkz9Mszu'><blockquote id='jxkz9Mszu'><code id='jxkz9Mszu'></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jxkz9Mszu'></span><span id='jxkz9Mszu'></span> <code id='jxkz9Mszu'></code>
            
                 
                
                  • 
                         
                    • <kbd id='jxkz9Mszu'><ol id='jxkz9Mszu'></ol><button id='jxkz9Mszu'></button><legend id='jxkz9Mszu'></legend></kbd>
                      
                         
                         
                    • <sub id='jxkz9Mszu'><dl id='jxkz9Mszu'><u id='jxkz9Mszu'></u></dl><strong id='jxkz9Mszu'></strong></sub>

                      南平

                      2019-09-21 20:36:11 来源: 中国政府网
                      【字体: 打印

                      南平二十三年匆忙人生,不曾倾心爱过一个人,亦不曾喜欢过一座城。但有一个地方,却是穷尽今生却也无法将之忘却。那里,便是我所爱的南北。

                      一路上都是这样的蒙古包。立在稀稀拉拉的草里。即使地上有积水,草原已经恢复了生机,但也依然是一片令人痛心的破败。那些勉强挣扎出地面的草,无法长得更高。牛羊也几乎看不见,只远远的看见几十只脏兮兮的羊,躲在草原深处。草原已经负担不起多少牛羊了。

                      我会一个月买三本书,并且必须读完。无论那个月是富的流油还是穷的捉襟见肘,我都会去书店擒回几个作者把他们按坐在我的面前等待我的褒奖和审判。

                      始于平淡,蕴于普通,终于伟大。

                      山村一隅,仍有一户朱姓两个老人居住,老人看上去精神矍铄,讲述着所知道的一切。古村始建于元代大德年间,祖先因避难,夜间挑着担子过河隐居于此,因村于利尖崮北侧的山湾里,故名利山涧。前些年山村最多居住三十户人家,一百三十一人,现在都搬到河西岸的南坡村和县城居住了,他俩年纪大了,这里还有几亩地种,住得习惯了,就没有搬走。

                      再一次品读这篇美文,我想我再也不会逃避了,我会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到底。

                      面对这些,我们措手不及,也无法挽留,只能随心随意,任时光洗礼,留下那些愿意追随的人。愿时光不老,岁月许你,我们还能在灯红酒绿的午夜找到一丝温暖。

                      我也会模仿那个老头的样子,躲在角落里趁他不注意,像他拖着那个女孩的样子,把他拖到巷子里一顿狠揍,只打得他跪在地上求饶。

                      南平小时候家里人多,家里地里杂活也多,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有下了雨会被母亲允许多睡一会。因为下了雨,地里的活就不能干了,家务诸如扫院子之类室外的活也不能干,于是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赖床,一直睡到大天亮。起床做早饭时,打开大门,远近的大路小径都空无一人,乡村纯净清朗,一片宁静,只有绵绵的雨丝不停的从天幕倾洒。

                      有时候我在想,时间流逝的永远比记忆快的多。那些不好的记忆,不愿意想起,就会被淡忘了。因为信息输入大脑后,遗忘也就随之开始了。遗忘率随时间的流逝而先快后慢,特别是在刚刚识记的短时间里,遗忘最快,这就是著名的艾宾浩斯遗忘曲线。

                      二文章自然乃天成

                      感觉雨再次升腾,下的淅沥有声,不愧为夏夜凉意爽床,焙护不经意素笺,由它去激荡火辣情感,温柔写意,敦厚宽实,把无月的夜色,碾沫成迷。

                      竹亭在飞雪当空的时候,总是怯生生的抖动,棕黄的亭盖仿佛是一顶挡住飞雪的斗笠,把亭间的空地儿留出一块清静的空白。当银雪把静园的角角落落都布满之后,这块竹衣下面的净土,就成了一方雪不能讨扰的石磐。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
                      回到顶部